美呆!教练9飞行在“超级月亮”之下
来源:美呆!教练9飞行在“超级月亮”之下发稿时间:2020-03-27 16:46:18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在曼谷的两周时间里,全球疫情变化很快。当国内的每日新增降为个位数时,意大利、韩国、伊朗成为了新的重灾区。当地时间3月3日,一名在迪拜停留后返澳的中国留学生确诊。随后,陆续有从意、韩、美、英等国返澳的公民确诊。留学圈中开始议论:现在的澳大利亚还安全吗?

面对多国对瑞典的指责,瑞典svt文章说:《瑞典在欧洲走自己的路-自愿而不是强迫》。瑞典应对疫情的模式是,人们承担起很大的责任,并按照专家建议的遵守一定的限制的生活方式。例如,与丹麦不同,瑞典没有关闭小学。与挪威不同,没有禁止在夏季别墅中居住的规定。欧洲大部分地区已实行宵禁的严格规定,以阻止疫情的蔓延。在瑞典,我们仍然被允许自由行动,去餐馆,电影院和健身房。但这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瑞典人遵循明确的指示,保持社交距离为一米半到两米,经常洗手,并在有感冒的症状下居家隔离。鼓励老年人和高危人群隔离自己。

据《卫报》报道,当地时间3月19日下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将禁止所有非澳大利亚籍公民或非澳大利亚永久居民进入澳大利亚,时间自3月20日晚9点开始。这是澳大利亚史上首次发布全球范围内的禁令。

两周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在收到坏消息的同时也有好消息:第一批“曲线返澳”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易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大概是航空公司不愿冒风险运送不符合条件的旅客入境吧。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在建议,尽早离境。我虽有所担忧,却又觉得还没过正月初七,没必要这么早,盘算着先改到2月中旬走。安全起见,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心想时间尚早,也就算了。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有的‘老外’一次只买4片面包,确保每天吃新鲜的,我们就每天送上门。”“‘老外’要喝桶装纯净水,一次性购买了4大桶,我们就帮他一桶一桶从小区门口扛到楼上。”“有一位外国友人买了大件物品,没有电梯,我们硬是派了两个人抬上4楼、送进家里。”“有个小年轻酷爱淘宝,我们有一天帮他送了20多趟快递……”

当地时间3月22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新的防疫措施,包括从3月23日中午开始关闭电影院、酒吧、赌场、室内体育馆、礼拜场所等公共设施,餐厅和咖啡馆仅限外卖,不允许堂食。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